一码中特网|今期一码中特
網站首頁機構概況 政策法規 開發指導 規劃財務 行業和社會扶貧 廉政建設 調查研究 公告公示 資料下載
聚焦“兩類人群”控制貧困增量
發布時間:2019/3/22 11:12:37 []人次
 

   確保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,一方面要重點攻克剩下的“硬骨頭”、特別是深度貧困地區和特殊貧困群體的脫貧任務,另一方面要有效控制新增和返貧人口。2017年7月以來,河北省邯鄲市在魏縣和館陶縣開展精準防貧試點,針對農村低收入戶(以下簡稱“非貧低收入戶”)和人均收入不高不穩的脫貧戶(以下簡稱“非高標準脫貧戶”)兩類人群,抓住“病、學、災”等致貧返貧關鍵因素,分類設置精準防貧辦法,建立了一套預警、查實、處置的工作機制。我們在調研中發現,這套精準防貧的理念和做法,不僅有助于打好當前的脫貧攻堅戰,而且為2020年后我國構建緩解相對貧困的減貧政策新框架進行了前瞻性探索。


  主要做法

  第一,找準新識別貧困人口和返貧人口的主要致貧原因。邯鄲市在扶貧攻堅中發現,每年既有人脫貧出列,又有人加入貧困隊伍。2016年,該市有15.3萬人脫貧,但當年新識別貧困人口和返貧人口卻達到近5萬人。經分析發現,這兩類農戶大都收入不高、積蓄不多,一旦遇到生大病、子女上學或發生意外事故,就會進入貧困行列。為提高脫貧質量、減少返貧人口,邯鄲市針對原先不在貧困序列但陷入貧困風險較高、已經脫貧但脫貧成果不穩定的人群,推出了一套防止其因病、因學、因災而重陷貧困的精準防貧措施。

  第二,劃定支出預警線和收入資格線。一是劃定支出預警線,利用大數據從所有農戶中識別高風險農戶。兩縣組織扶貧、衛生、教育等部門,分析近三年的醫療、教育等支付數據,根據本縣情況設定精準防貧支出預警線,將超過警戒線者識別為有可能陷入貧困的高風險人群。二是劃定收入資格線,從所有高風險農戶中框定防貧對象。對非高標準脫貧戶和非貧低收入戶設定不同的收入資格線,低于此線的高風險家庭即為精準防貧對象。

  第三,針對因病、因學、因災等致貧原因,分類提供保障措施。同時符合支出預警線和收入資格線的家庭可以提出申請,經有關部門對申請人的家庭收入、申請項目費用、補助金額等進行審核通過后,即啟動醫療、教育等特別救助措施。救助力度取決于各地財政實力。

  邯鄲市精準防貧機制在控制貧困增量方面取得了明顯效果。2017年,邯鄲市新識別貧困戶705戶,比2016年下降95.7%;返貧戶145戶,比2016年下降77.9%。率先開展精準防貧工作的館陶縣和魏縣效果更為明顯。2017年,館陶縣新識別貧困戶、返貧戶均為零。魏縣新識別貧困戶42戶,比2016年下降98.6%;返貧戶35戶,比2016年下降86%。


  借鑒邯鄲經驗做好當前脫貧攻堅和2020年后農村扶貧工作的建議

  第一,在脫貧攻堅戰中應更加注重“控增量”。截至2017年底,全國農村貧困人口已減少到3046萬人,貧困發生率下降到3.1%,脫貧攻堅應從關注減貧速度轉向提升脫貧質量。對非深度貧困地區而言更應如此。而衡量脫貧質量的一個重要維度,是脫貧成果是否穩定、致貧返貧風險是否得到有效阻遏。在當前農村各類普惠性社會保障措施仍不能防止部分人群因病、因學、因災重陷貧困的情況下,建議參考邯鄲市的做法,為非高標準脫貧戶和非貧低收入戶設立“病、學、災”致貧返貧阻遏機制,為他們再建一道保障線,把底線織得更密。從邯鄲市的實踐看,建立這樣一套致貧返貧阻遏機制所需財政投入,比目前精準脫貧的財政投入少得多,大多數地區完全承受得了。參考魏縣標準,按覆蓋全國10%農村人口、共9000萬人計算,按每人每年50元的保費標準,全國只需要45億元/年。有條件的地區可以提高保費標準和保障程度。

  第二,以新的政策框架做好2020年后的農村扶貧工作。我國現行扶貧標準略高于世界銀行按2011年購買力平價計算的每人每天1.9美元的絕對貧困標準。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后,絕對貧困現象將不再大面積存在,農村扶貧工作應及時轉向緩解相對貧困。與消除絕對貧困相比,緩解相對貧困需要新的政策框架。

  一是按新的方法劃定相對貧困線。框定相對貧困人口,國外既有按一定收入水平劃線的,也有按一定比例的底部低收入人群的分界線進行劃線的。從我國實際情況出發,可考慮在五等份分組的情景下,以低收入組與中等偏下收入組的分界線為相對貧困線,把處于底部的20%人群框定為相對貧困人口。

  二是改變貧困人口識別方法,從“事先確定”轉為“事后審定”。在消除絕對貧困的過程中,我國采用的是“事先確定”的識別方法,按一定標準先從全部人口中識別出貧困人口,再對他們進行扶持。這種方法的優點在于,可以清楚地知道誰是貧困人口,扶持政策可以直接瞄準;問題在于,識別的行政成本很高,一旦完成建檔立卡后難以精確地做到動態調整。相對貧困群體的流動很強,每年會有相當比例的人口進入和跳出底部20%人群,采用“事先確定”的識別方法需要每年對全部人口的收入情況進行調查,這么做勢必要付出極高的行政成本。因此需要采用“事后審定”的識別方法,即將扶持政策的受益主體大致框定在底部20%人群中,由自認為符合條件的農戶自行申報,再對申報者進行審定。從邯鄲市精準防貧實踐看,“事后審定”是可行的。

  三是用好大數據。新的減貧政策,著力點不是減少貧困人口數,而是改善農村收入分配結構,讓公共政策更大比例地惠及底部20%人群。創設這樣的公共政策,需要對底部20%人群的經濟社會特征有準確了解。大數據使公共政策瞄準底部20%人群成為可能。可利用醫療、教育、民政、交通等部門的大數據,針對醫療費用自付金額過高、家庭教育支出大、遭受災害事故等人群,分類設計累進式的補貼方案,提供個性化補助措施,實現精準幫扶。

  四是用好第三方機構。構建新的減貧政策框架,需要切實轉變政府職能,處理好減貧政策研究、制定、執行和評估之間的關系。政府主要負責政策研究、制定,提供有效公共政策,發揮好統籌協調、規劃引導和政策保障作用。要通過購買服務,發揮保險公司等專業第三方機構在政策執行、評估環節的作用,以降低成本、提高效率。

  (作者單位: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)

下一條:黃河灘區科技扶貧項目中草藥鮮花盛開,外地游客前來攝影。
上一條:協調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
頁面功能【打印】【關閉
一码中特网 欢乐生肖开奖平台 大乐透专家汇总推荐号 二八杠棋牌游戏平台 时时彩后2 稳赚 云端上娱乐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龙虎 火龙果计划软件官网手机版 皇家国际百人炸金花 22241高手论坛6 北京pk拾怎样稳赚不亏